飞啦

【K漏】有一天,哆啦A梦弄丢了它的任意门02

下定决心

昨晚生病+母上不知道我其实是个码字的,所以没更 深表歉意QAQ
ooc ooc ooc +文渣
看完之后不要问我老大为什么会一眼就认出来KB的衣服
开头感谢观看

该说些什么好呢…
以前根本不用思考这个问题,KB就像一个话匣子,打开了就合不上,但是现在…
要不要说话呢…
害怕哦漏又会像以前一样转身离去,连个理由都不说,KB有些担忧。
过了一会,KB终于忍不住了,问道,“睡觉吧。”
“行…”
“你睡床吧,我睡沙发就好了。”说着便换了个姿势躺在沙发上。
“一…一起吧…”
“嗯?”
哦漏攥紧宽松的睡袍的领子,侧开变红的脸,“其实可以一起睡…”
“行!”
KB:(内心)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入夜…
“漏你睡着了吗?”沉默了一会,确认哦漏已经入睡了,KB贴在哦漏身上,把手搂上他的腰;头缓慢地靠近。
“好久都没抱你了呢,太好了还以为你会永远都不理我呢…”
撤回手,把头埋进枕头里,咬着牙拼命忍着哭泣的冲动,奈何吸鼻涕的声音刺激了哦漏。
刚才KB说的话,他全听见了,将自己缩成一团,后悔刚才没有抓住KB撤回的手,想安慰,却不知该怎么说,咬着嘴唇把眼泪逼回眼眶。

第二天清晨
KB:(内心)怀里有一个又软又暖和的东西,好舒服~
脖子上丝毫缠绕着什么无法动弹。
嘴唇贴着有很舒服触感的东西,味道很熟悉,就像哦漏曾经喂过的糖的味道,轻咬几下,又用舌尖添了一下。
“呜~”像是被咬疼一般,对方发出撒娇的软音。
KB在睁眼的一瞬间猛然想起,那颗糖是哦漏用嘴喂的。
然后他发现他含着的其实是哦漏的嘴唇。
鼻息也因紧张而变得急促,想脱离,却被哦漏牢牢抱住动弹不得。
看着还在睡觉的哦漏,KB决定,“我还是装睡吧。”
十分钟后…
二十分钟后…
“漏儿你快醒啊!”
就体位来看,投怀送抱的是他哦漏,就刚才急促的鼻息来看,KB醒了,并且很慌张,如果自己睁眼一定很尴尬。
所以现在动不动,动不动!!
不动!
三十分钟后…
“KB你快起啊!”
K漏:豁出去了!
喜闻乐见,
四目对视,相顾无言,满屏尴尬。
哦漏松开手向后退了半米,低着头,

“漏?”KB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嗯?”
“吃饭吧。”

扯出一件比较小的衣服给哦漏穿上,还是显大,于是又给哦漏加了一件自己平时常穿的外套。
然后在送哦漏回家的路上,他们遇见了一个路人。
“哟~KB,漏,漏漏?!”
路人一眼就认出哦漏穿的衣服几乎都是KB的。
(局长:我觉得自己有点绿orz…)
因为之前帮KB找过哦漏,对于他俩的事还是有些了解的。
拉过KB,路人压低声音问道,“你和哦漏和好了?还有哦漏为什么穿着你的衣服?”KB一时半会不知该怎么向路人解释,无奈的笑笑,“我先送漏漏回家,改天再告诉你原因。”
目送K漏直至两人被淹在人海中,路人沉思后给白鼠打了个电话。
“白鼠啊,我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白鼠无语,回味了路人只有头被门夹,被驴踢,被局长咬了之后才会发出的感慨,白鼠表示,“路人,你受了神马刺激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你联系精神科专家或是局长。

洗干净衣服后,把从度娘上搜了一堆没用的东西扔在一边,想着改天请那个沉迷研究甚至抛弃自家总攻的鹅来研究一下。
“他又在干嘛呢…”KB也在洗澡吗?

“啪嗒。”
等等,这不是我家门的声音,回身打开刚关闭得门,看见了一丝不挂正在洗澡的KB。
然后哦漏就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关上了门,KB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哦漏移开扶在额上的手,眼神严肃坚定,以后一定要在浴室里放一套便装QAQ

感谢观看(∩_∩)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