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啦

【K漏】枪与弓的恋爱法则

侵谦删
撒西不理ヾ(*´∀`*)ノ好久不见啊~废渣落我又回来了
觉得也不一定会有人记得我…
小甜点,短篇
我,ooc,文渣   日常打牌
哦漏是弓兵,KB是枪兵
开头感谢观看

“--啊,啊~
阿嚏!”
就在四欠五人等着哦漏放大的时候,他打了个喷嚏,然后从他们刚占领的制高点上一脚踏空摔了下来。
四欠:……这个月第几次了
然后,局长路人狮子白鼠各自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白鼠:目测前方KB放大还有…
“轰隆!”
白鼠:…零秒

KB带着满身尘土归来时,四大欠王已经打了三局麻将了。
KB:漏漏呢?
“这…”角落里的哦漏默默伸出手,带着一丝抱歉的笑容看着他。
“我的非洲血统刚才好像…发挥到了极致。”情到深处,泪就滑下来了。
脸上带着的笑容加刚刚悄无声息滑下的泪水向其余五人深刻诠释了什么叫生无可恋。

KB还没当上魔仙堡女王的时,他还是个四欠魔法部队的枪兵,对,没错就是那个自古幸运值全是E,正宗非洲酋长后代的职业。

然后,哦漏是个弓兵,自古弓兵都是挂B多的,但是,战场日常却是…

敌人1:卧槽,那边有个弓兵!先怼他!
敌人2:那这个枪兵呢…
敌人1:不用管他,他幸运E
对面KB脸色越来越难看,好气啊,连微笑都不想保持了呢。
帅气转身刚想给跑过去的二人来个“枪兵的愤怒一击”的KB,摔了。
然后,朝KB开枪的敌方队员成功击杀了自家队友。
KB内心暗喜,自家漏漏没人惦记了,可他却忽略了战场很大这一关键问题,就算此处的敌人被他的幸运放倒了,别的地方的呢?
本着“敌有弓兵先怼其”的原则,哦漏经常被敌人追着跑。
敌人:别跑!
转身想来一个大招回敬敌人,但是没注意到身后的矮坡。
哦漏:啊咧?QAQ…
然后,他又摔下去了。【废渣落:漏漏本剧摔跤担当
敌人1:他…真的是枪兵吗…
敌人2:看武器…像是
敌人3:还管他吗?
沉默。

时间回到现在。
“没关系,漏漏只负责可爱就好了~”
KB摸摸哦漏的头安慰他,“嘤嘤QAQ。”
“回家吧,好好锻炼一下技术,漏漏才不是非酋血统呢,只是不太熟练而已,我带你回家。”
“嗯!”
哦漏的魔法带有很强的主观意向。除了幸运值低了一点以外,在魔法上也没有什么大的缺点,但是,就幸运值太低这一点,就足够他受的了。
那是在他发动群体性攻击时,明明仔细的观察了地面和周围,但还是摔倒了。
法阵在天空绽放,目标是自己。
黑色的法阵在湛蓝的天空下被衬得格外清晰,不再动弹,躺在地上手里还握着弓。
“就让这么没用的我,去死吧。”
箭已出现,想逃已没有办法。
“唉…”
空着的左手被人握起,回头发现KB慢慢躺下。
“嗯,好久没看见这么美的天空了呢。”
“KB你怎么回来了?!”
KB看向他温柔的笑笑,“怎么能让漏漏一个人承受,我会永远都陪着你的。”
箭又近了。
“你可以逃的,现在。”
“不要。
如果现在放手,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下辈子还在一起吧。”哦漏眼角流泪。
“永远。”
箭滑落下来,KB捂住哦漏的耳朵,在他嘴唇上轻吻。
“KB,我爱你。”
“我也是。”
无数的箭滑落下来,一支支穿透了两人的身体。












哈哈哈哈哈哈哈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三分钟后
两个人还存有意识,姿势没变,还在互相亲吻对方。
这就很尴尬了…
狮子: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白鼠:(咔嚓)
路人:哦哟。
局长:啧啧啧啧啧。
哦漏的脸直接红了。
“忘了告诉你了,上次我看见哦漏的箭射中了路人的菊花,呃不对,大腿时,他没反应,仔细观察发现他没有受伤,所以我在那时得出结论,
那就是,
哦漏的攻击只对敌人有效。”
【狮子:我老婆真聪明。
哦漏常舒一口气,幸亏没害死KB。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KB往哦漏的耳朵边蹭了一下。
“我…爱你…”
“没听见哦~”
“讨厌!”哦漏把KB拍到一边,拍拍身上的土,起身走开,走了一会发现KB没动,又折回来把KB拉起来。
“回…回家…”哦漏拽着KB的手,语气像撒娇
“嗯?”
“回家…我对你说。”
KB笑笑,“我很爱你,哦漏,永远都爱你。”

过了一会…
KB:诶,白鼠你拍的照片呢?
白鼠:啧啧

感谢观看(∩_∩)

评论

热度(14)